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穿野牧云

其为物,无不将也,无不迎也;无不毁也,无不成也,其名攖宁.攖宁也者,撄而后宁者也

 
 
 

日志

 
 

童年是永远的夏天  

2008-05-25 11:35:4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给不再过六一儿童节的我们

很多年前的下午,也是这样温度的夏日午后,暖暖的熏风裹着麦杆与桔子汽水的香味儿,让我着迷不已。那个时候桔子汽水是奢侈的东西,我们只花五分钱买一根又甜又凉的冰棍。

红的是草莓味的,绿的是青苹果味的,褐色的则是红豆沙的味道。几乎每天的每天,我们的口袋里总是能摸出五分钱来,学校门口或者马路上,甚至僻静的小巷口,总有笑容可掬的大叔和老大爷,他们推着破旧的二八自行车,被一群放学回家的小孩子团团围住,只露出上半身和一只盖着棉花被子的小箱子,不断如魔术般从中拿出一个个花花绿绿的冰棍,递给争先恐后的孩子们。

冰棍用一张薄纸裹着,上面结着一层晶莹剔透的冰霜,揭下来时,要去舔冰棍纸,这是一种习惯,也是吃冰棍程序中的第一项。每个人伸出红红的柔软的舌头去舔被色素浸透的那部分,现在看来,那诱人的部分大抵是色素和糖精的沉淀物,也是整个冰棍中最甜的部分。接着,在炎炎的日头底下很快的吃完,要不然胸前的衣衫就会失个透顶。就这样,快到放暑假时就可以收集到许许多多冰棍棒,可以玩挑竹棍的游戏。

 一捆捆的竹棒用皮筋束起,等到暑假到来之时口袋已经塞满,于是像小鸟一般脱笼而出,在乡间的小路上这时早已有人等待,路尘翻卷花椒树的香味儿,那分明就是外婆布衫的味道。得意的是我,这个夏天,夏天终于像口袋里的冰棍棒,属于我了。

清晨,我们还在麦穗骄傲的芒里唱着金色的歌谣,正午,就已经在树阴斑驳的桑树林里,骑着树杈嘴里塞满绛紫色的桑椹,躲过炎炎烈日了。午后,小河旁白晃晃的脚丫击打着浪花,一天里的尘土和汗水就被洗濯而去。夜晚,躺在平房的顶上看流星划过天际,梦里也是夏天的味道。那个时候,穿着背心短裤,留着亚麻色短发的我,永远也感觉不到头顶上的烈日,夏天永远是冰棍纸上甜甜的水果味儿。

 很多年之后,这样暖暖的熏风拂面而过的下午,不再有麦子的气息和甜甜冰棍纸的味道。独坐在窗前喝一瓶桔子味的碳酸水,努力收拾记忆的残片,却像是在舔食一桌的残羹冷炙,于是哀哀地,站在时光的门前,任岁月流逝。

                                                                      (图片来自互联网)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