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穿野牧云

其为物,无不将也,无不迎也;无不毁也,无不成也,其名攖宁.攖宁也者,撄而后宁者也

 
 
 

日志

 
 

我们都是泛泛之辈<原创>  

2007-08-28 15:38:3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都是泛泛之辈

          ——致GY 

呼和浩特,一个传说中有马和草原的地方。

我的一位特殊的朋友,发电子邮件告诉我,他在那里经历着疲惫收获着坚持。我看到信箱里草绿色的字体,嗅着内蒙古草原的丝丝草香,感受着远方的土地的博大。

一贯我都无法界定我们之间的关系,现在可以确定为“特殊的朋友”,Y,一个一直以来我都记挂和背负歉疚的朋友,一个自从认识以来一直非常关心我的人。有过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在彼此的范围内丢失了。

他有着许多的优秀的品质,尤其是执着和坚韧的性格。也有一般人没有的细心和睿智。以前,总是害怕在教室外面楼梯的转角碰到他,碰到他天蝎座独有的眼神,可是,据我这样的不称职的朋友所知,他是不属于那个星座的。在我们多年没见的时光里,不知道他过得如何,他送我一首歌的歌词,我从没听过,直到现在在键盘上敲下的时候,还是不知道它是那个歌手的,也不想去想象其中的旋律,我想,只有这样才不会破坏初次读到它的感觉。 

……

忽然间我发现

看不清楚身边的还有谁

转过身还有你在我的身边

……

从前,当我还是一个高中生时,就常常在和自己讨论一些很无聊的问题,比如,历史以前的文明,未来以后的世界,宇宙之外的空间。在别人的眼里我只是刻苦学习,理化却一塌糊涂的学生,是爱做梦梦却仅限于做的孩子。常常因为在冥思苦想一个理科生驾轻就熟的问题而被别人暗地里讥笑,然而,总乐此不疲告诉自己,也许一个姓阿尔伯特的老爷爷脑中闪过的灵光,此刻会从我的脑中偷偷溜过,也许我曾经执着的一些小小的幻想,有一天成了逻辑性极强的理科才子大脑缺氧时的救命空气……总习惯用耽于幻想的思维解救虚弱的灵魂,所以,在我黑暗的中学时代(我是觉得黑暗这个词一点也不夸张),我所做的努力就是让自己像一根长着几根须的荒草,抓住仅有的土地拼了命地生存下来。

当我和其他的荒草战友们挤过独木桥分别走进自己的小小塔里,才发现战争早已经让彼此疲惫不堪,我们失去了很多东西。留下来的,我只能给自己——一座幻色城堡,仅此而已。我是我城堡里的孤独的主人,看不清身边的还有谁,转过身还有一些特别的朋友在。可是,我是个倔强的孩子,只喜欢朝着一个方向前行。

那个时候,我找来《挪威的森林》来读,据说是一本很流行也很黄色的小说。因为太过于匆匆,所以那里面有我很多的不理解,读罢,有郁郁的感觉让人透不过气来,以及一些村上式的语言片段在脑海里荡漾。当时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健康的情节。人们说村上的书是浅浅的麻醉剂,于是就有人来阐述它的文字只清楚地记得,那个版本的译者是林少华,他的文字很伤感很唯美,我想村上也是想带给人们那样的东西;他作的序言,是那种让人读后有醍醐灌顶且怅然所失之感的段落。那里有我幻想里交织着的一部分,譬如,苦闷与孤独……

……

忽然间走太远

看不清楚前面的还有谁

爱过的不爱的都离开我身边

离开也许因为改变

抱歉我没发觉

我们还在拼了命向前跨越

……

离开生活很久,丢失了许多东西。原以为,那是一种解脱,过后才发现,至少是在逃脱。逃脱一种责任,逃脱爱过和不爱的人。

自从爱上一种声音:笔划过白纸,如同贫穷的手抚过粗糙的土地,留下希望的沙沙的叹息;抑或,一种色彩:黑与白的暧昧或五彩缤纷的沉默。没有别人眼中无限的自由。我承认,我甚至是虚弱的。只不过,在这里,多了一份空无——属于一个人的幻想的世界。在我所构建的世界里,文字、色彩、图案交织成美丽的海市蜃楼。在这里,不必被现实的存在所束缚,我是我的主人,我是我所缔造的一切的主人,没有人能够瓦解它,唯有我的意志。假如,我妥协于现实,放弃了,我就不能获得自由,哪怕是短暂的,也不会属于我的。

终究,人要从梦里醒来,所以,我的梦时常是破碎的,是一本别人无法读懂的,抑或不愿去翻阅的无名的书本,即使那里有我认为华美的篇章。孤独让每个人痛苦不堪,孤独又让我们自由在云端。在我手织的梦里,我是至高无上的孤独者,在这之外,我是被自己的影子缚住双手的,疲于奔命的命运的奴隶。我又是我的奴隶主。

喜欢一切华而不实的事物:或圣哲眼中的一片遮羞布,而在俗士眼里的一袭华丽;或君子嗤之以鼻视为粪土,小人却拥入怀中如获至宝;或逸士的挥手之间和过眼云烟,变作痴男怨女镇守的玫瑰之门和念念不忘诺言。

被渴望的现实所累,终究逃不开命运的捉弄和玩笑。

你 、我或者所有的人。

于是,这天下有了许许多多的性格分裂的人,在自己构建的两个世界里挣扎、痛苦的活着的人。

……

我们是泛泛之辈

我听了歌做了梦都会流泪

泪水该怎么停歇

我们习惯眼泪不让人发觉

我犯了错说了谎都会后悔

脚步该怎么停歇

走的太快伤了谁都没发觉

……

我的那个朋友,现在的你在做什么呢?传说中有马和草原的地方,那里是不是你的天堂?

我还在那个流浪者的天台,构织着孤独的梦,在城市的边缘,生活的中心,期待一种自由。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