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穿野牧云

其为物,无不将也,无不迎也;无不毁也,无不成也,其名攖宁.攖宁也者,撄而后宁者也

 
 
 

日志

 
 

雪殇(4)  

2007-03-20 19:19:2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殇

                      

  我和栖雪相处了七年又分别了七年。

  她在X城,离我很远的城市,离铁轨很远的地方。

  我说,栖雪,我这辈子注定要跟某个城市纠缠不清。她莞尔一笑,为什么如此宿命。我说,自始至终都把布鲁诺但做心中的偶像,然而那些无法解释的巧合就像玩牌,每次总是抽到红桃四。开始时,似乎总因为它是一个吉兆而沾沾自喜,每次都兴冲冲地甩出牌,到了最后却总是输得比任何人都惨。还是做个虔诚的信徒好。

  栖雪始终微笑,一个人无法忘记忘记,于是总是要为自己找千百种寂寞的理由。我吃惊于她的言语,从而做出了我有生以来最大的举动。我把她纤细的手放在自己的温暖手心。   

  宝贝,我爱你。

   

 

                                         (三)

    青豆和豌豆儿相拥在一起放声大哭。我说真是幸福的孩子。既而,我才想起了巴豆,四下里张望,发现他早已不见踪影,于是脑子开始被被一种不祥的预感操纵。

    十一点之后公寓就关门了,我想起了操场一间没有门的器材库,里面全是废弃的体育器械。于是费好大劲把那三个吐得昏天暗地家伙拖了进去。抱成一团的豆子们冻得瑟瑟发抖,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可我怎么也睡不着,因为我还没醉,因为我脸上一小块疤痕还在隐隐作痛,这又让我担心起巴豆来。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