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穿野牧云

其为物,无不将也,无不迎也;无不毁也,无不成也,其名攖宁.攖宁也者,撄而后宁者也

 
 
 

日志

 
 

陨雨之城<原创>  

2007-01-31 16:24:1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陨雨之城

一场大雨过后的清晨,告别了梧桐青瓦的老屋,回过头时,我看见浸透的泥墙在大风中摇摇欲坠,枯烂的杂草在残破的瓦缝间挣扎,最后一眼留恋的竟是那一沟雨水,卷者枯枝败叶落红污泥奔流向时间的方向。晨舟曾说,那里有我们苍翠的青春和许久的梦。告别了十九岁的天空,一起告别无尽的开始和短暂的终止。我抬头看看铅灰色的天空,低沉厚重的乌云后面看不清是怎样的未来。
     
这是个寂寞的城市,大街小巷所有的音像店都歌唱着时尚的爱情,给大雨初霁的空气里倒添了几分“热闹”。一个人在灼热的太阳下游荡,很像一个忘记拐杖的瞎子,辨不清方向,却害怕突然而至的双手,也许对于孤独,沉溺大于习惯。
     
好久都不能适应大学里的双休日,于是选择上网。有时是和素水一块去,然而她总会适可而止,我却毫无节制直到会员卡上只剩下五分钟的机时。素水说,她在等穆约上网,又一本正经地劝他好好念书以后不要上网。每次都是固定的两小时,等他下线她才离开网吧。素水是那种玩世不恭却又极其严肃的人,有一双深邃纯澈的眼睛,纤弱的手能写出完美伤痛的文字。
     
接了N个电话,我还是决定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去上网来犒劳自己。我点开YAHOO打开信箱,看见收件箱里堆了好几封信,一封也没回过,难怪素水说我在网上总干不了正事,我一点开,一遍又一遍地看,直到眼泪让瞳孔酸痛。
    
十二月一日,晨舟说,那边开销很大,摄影课交一次作业就要投资几百块……现在计算机等级考试费都交不起了,打算啃干馍,喝凉水……水硬度太大,老是便秘,呵呵。
    
我知道他爽朗一笑的魔力可以穿越千山万水十二月五日,小木心,好啊,还有十九天就是你的生日啦!我要过来看你啊……还有噢,去魔鬼百慕大的计划,我在努力省钱……虽然我们明白那是我们在科幻世界里的一份执着,然而仍乐此不疲。
    
十二月二十四日,小木心,小寿星呀!生日Happy,圣诞Happy,我不能过来了,近来日记都忘记写了…………
    
我露出牙齿对着电脑屏幕迂笑了一声.另一座城市的空气中,浮动着一种无奈的沉默,我苍白的手指告诉我,是时间错了吗?让我们一直坚守的云朵在瞬逝的雨流中早已没有了踪影。
    
电脑计费卡上只剩下一毛钱时,我起身直奔收银台充值。结果那个满口四环素牙的小姐要我身份证,我抱歉地吐吐舌头。小孩呀,不能随便拿别人卡号上网啊!看着她淡漠的表情我无奈地离开,回去的时候已经十点了。突然才发现这个平安夜和我的生日一样清冷,我竖起衣领,听见身后跟上来好几个人,他们吹着口哨,还有不断地猥琐的笑声。我加快脚步,在十字路口时仓皇而逃。回到宿舍,刚推开门,只见素水捧着一盒生日蛋糕笑嘻嘻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接着大家唱起了生日快乐歌,这个夜晚很温暖。
   
总是被出租车司机骂个半死,而我和素水依然是本性难改。沐风于马路之中,看来来往往的车辆,总会有一辆车擦身而过,我们却戏称是在感受幸福的重量和死亡的速度。道旁的那些合欢树开花了,粉色的小绒扇子在风中轻轻摇曳,然而不过几天它们都会全部枯萎,只剩下褐色蜷曲的肉体。四级词汇手册天天看日日背却总是以A开头,期末时专业课本崭新得还能卖出好的价钱,当然考试时,我们都无一例外的挂科了。我们总在报怨一些琐碎的东西,时间就不经意地晃过一半。
   
终于,秋末,晨舟来电话了。一贯清脆的嗓音,笑声春暖花开,我在这边手握着听筒却有些不自在。当耳边响起火车的汽笛声时,他有些惊讶,是火车吗?我听到了。是啊!我每天都可以听到,每晚都伴着它的声音入眠。
   
好久没有雨了,哪怕是一小阵微雨。喉咙就和这空气一样干燥,笑也笑不出声。晚上我悄悄告诉素水我的伟大计划,如果周六不下雨,我们就去X市。突然,她一改淑女形象张大嘴巴“哈哈”地笑出声来:“我早就有此打算,英雄所见略同啊!”一整个晚上,我们全身的细胞都处于兴奋状态。我看见对面的她一边数着绵羊,一边摆弄她最珍爱的宝贝十字架胸针。第二天早晨,我们无奈地带着黑眼圈和满脸的痘痘去上高数课。天气预报说,周末有大雨,我和素水一脸失落,彼此注视了对方憔悴的脸,一分钟后异口同声地说“风雨无阻”。
故事总是被预料却又如此虚弱不敢承认,即便再有万分的勇气又怎样呢?
我们去的是同一个城市的不同地方,约好了周日下午五点火车站见。看见她瘦弱的身体和柔软的头发湮没在挤满乘客的公交车里,我突然落下眼泪,她会找到那个给她送十字架胸针的人吗?
   
“我在火车站,晨舟。”
   
“等一刻钟,我马上过来!”一刻钟,漫长如一世纪。
    
突然一双手蒙住了双眼,黑暗的一瞬间我感受到一掬熟悉的温度。晨舟,还好吧。想你啊,他手中攥着一支巧克力夹心的冰糖葫芦。在老屋念书的时候,晨舟常常会买给我。因为我说过,我喜欢那种外面酸酸的,里边却是浓浓的香味的感觉.
    
我们吃饭,逛街……整个一天,他的手机响了十七次,都是同一个号码,直到这个城市的夜如白昼一般,到处是火树银花的景象。人们像匆忙的蚁虫,用可怜的双腿去追赶奔跑的欲望。纷芜的繁华需要太多的时间去挥霍。我抬头看看昏黑的天空,浮华中一粒微尘在闪烁的霓虹灯下恣情飞舞。晨舟说,他穿上了那双红舞鞋再也停不下来了。我只是僵硬地笑笑。晨舟,这是座美丽的城市,然而有太多的白昼黑夜叫嚣不停的汽车和拥挤的人群,有变化太快的天气和太多追赶的东西。城市的上空充斥着躁动的粉尘,看不见太阳,我害怕长时间的等待让我再一次辨不清方向。

    
夜薄成一张墨纸。我微侧过头,瞄见他清瘦的身影,凉的风吹开他的额发,他的轮廓在黑暗里异常清晰,而我在离他十公分的距离里却看不清他的眼神。我可笑地用双手捂住眼睛,冰凉的泪滴滑过手背。他轻轻地摇摇头,松柔的短发弥漫了视线。你总是像个孩子……然而,他看见了我瞳孔里的恐慌便再也不说话了。过马路的时候,他拉了一下我的手,感受过三秒钟的温度后我们便默契地松开了。
    
魔力褪去的时候,承诺便风轻云淡地飞过,虽然我们曾那么接近幸福。
    
天空开始飘雨了,我说我要走。他诧异的目光在我的眉间停留了许久,许多东西让我力不从心,木心你明白吗?上帝给了人们时间,却让他们在流逝中长久地煎熬,现在我们最宝贵的在时间那儿要不回来了。
    
记得有空去看看老屋。木心,再见--
    
以前看小说,总急着想知道故事的结局,而每每翻到最后一页时总让人落泪。这次,没回头车已开出很远。大雨中,电线上停着一只小鸟,像是这座城市寂寞的标志,重生陨落的雨水只为了找回曾经遗失的东西。

    
雨是酸的。素水说时,眼里升起了紫色的雾。我们又不约而同提前到了火车站。突然她笑着说,我一个人去了忘昔街。逛了一天,十字架的胸针也弄丢了。随即,她从包里扯出一件上衣,刚买的怎么样?两只手同时伸出,轻轻摩娑在衣服上。曾经那些印有昂贵价格的标签总让我们的手指颤抖不已。所有名牌的衣服都有精致的标签,但不是所有有精致标签的名牌衣服都经得起长久地洗涤而仍旧鲜亮如初。承诺不是永恒的标签,所以,所有的暖昧都已结束。
    
雨,流星般陨落在脸上,留下的是难以磨灭的印迹。
    
忘记一个人比寻找一个人更难。
    
寒夜,我们开始往另一座城市追赶将至的冬天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